汇市平稳保驾经济金融安全

发布时间:2018-07-20 字体:【 】 浏览次数: 【 关闭 】 

今年1-6月,银行累计结售汇顺差138亿美元,代客涉外外汇收支顺差204亿美元。国家外汇管理局新闻发言人王春英在7月19日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发布会上表示,上半年,外汇市场供求基本平衡,跨境资金流动总体稳定。未来,考虑到与外汇市场运行密切相关的经济基本面和政策基本面依然稳健,中国跨境资金流动和外汇市场运行有条件保持总体平稳。

外汇市场供求基本平衡

如何评价上半年外汇市场运行表现?

王春英认为,今年尤其是二季度以来,国际金融市场变化较大。外部环境的复杂性、波动性以及不确定性都明显上升。但在这样的背景下,上半年国内经济运行依然平稳,对外开放深入推进,外汇市场保持了相对稳定的格局,“总体表现很突出”。

纵向看,上半年中国外汇市场运行比前几年更加稳定和平衡。银行结售汇和跨境外汇收支呈现顺差,而之前同期都是比较大的逆差。今年上半年,银行结售汇顺差是138亿美元,2015年到2017年的上半年分别是逆差1054亿美元、1738亿美元和938亿美元。上半年,银行代客涉外外汇收支顺差204亿美元,2015年到2017年的上半年分别是逆差228亿美元、259亿美元和143亿美元。

“与此同时,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增强,市场预期合理分化,市场主体的交易行为更加多元化。今年上半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呈现了先升后贬的双向波动,各月银行结售汇和跨境收支小幅顺逆差交替,而不是此前的单方向变化。”王春英表示。

横向看,中国外汇市场和人民币汇率在全球范围内仍相对稳定。今年上半年,美元指数总体上涨2.7%,说明主要发达经济体的货币对美元下跌2.7%;新兴市场货币指数下跌7.3%,同期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中间价小幅下跌1.2%,人民币名义有效汇率小幅上涨0.9%。

“无论是纵向对比还是横向对比,在上半年外部环境波动上升的情况下,我国跨境资金流动总体稳定,外汇市场供求基本平衡,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增强。”王春英说。

利差不是影响跨境资金流动根本因素

今年以来,中美利差整体收窄,未来美联储还会继续加息,这引发了市场关于中国面临资本外流压力的担忧。对此,王春英指出,利差会影响跨境资金的流动,但不是唯一因素,也不是根本因素。具体来看:一是近年来美元利率明显高于欧元区和日本利率水平,但国际资本并没有持续从欧、日地区流向美国。二是历史上很多新兴经济体为抑制资本外流而大幅提高利率,但是并没有因此而吸引更多资本流入或者留住国内资本。三是中国在2006年至2007年的大部分时间,国内的人民币利率低于美元利率,当时面临持续的跨境资本净流入。

“相对稳健的经济基本面、依然较高的综合投资收益、逐步提升的人民币资产配置的需求等因素,将会对我国跨境资本流动产生更加重要的影响。”王春英强调。

她进一步解释,第一,当前国际金融市场不确定性增多,投资风险加大。而中国经济总体稳中向好,平稳的投资环境以及巨大的市场发展空间有助于吸引投资。第二,境外投资在中国的综合投资收益很高。据测算,2017年各类来华资本在中国的平均投资收益率为5.9%,其中来华直接投资的收益率更高,明显高于欧美发达国家外商直接投资的收益率水平。第三,中国证券市场对外开放不断推进,目前人民币资产在国际资本投资中还属于低配阶段,未来提升空间很大。第四,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双向波动增强,在全球货币中属于相对稳定和强势的货币。

两个稳健的基本面提供坚实基础

近期,中美贸易摩擦引起了国际社会广泛关注,这会不会影响中国跨境资金流动和外汇市场的平稳运行?

王春英表示,与外汇市场运行密切相关的经济基本面和政策基本面依然稳健,中国跨境资金流动和外汇市场运行有条件保持总体平稳。

“从经济基本面看,我国经济韧性好、适应能力强、回旋余地大的特点是外汇市场平稳运行的坚实基础。”王春英说,当前,我国经济增长从主要依靠工业带动转向工业和服务业共同带动,从主要依靠投资拉动转向投资和消费一起拉动,从出口大国转向出口和进口并重的大国,这增强了经济的稳定性和韧性。而且,我国经济目前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尤其是制造业产业链条齐全、转型升级稳步推进,在国际上的比较优势继续存在并将进一步巩固。另外,国内市场潜力巨大,金融风险总体可控,外汇储备充足,政策调控的空间较大,有条件、有能力、有信心应对各种挑战。

从政策基本面来看,坚持改革开放目标不动摇,将为中国跨境资本均衡流动创造有利条件。此外,国内资本市场进一步开放,股市、债市开始逐步纳入国际主要指数,有关效果已经显现。一个颇有说服力的数据是:今年上半年,外国来华证券投资跨境资金净流入同比增长2倍。

王春英指出,过去几年,我们在应对外部压力方面进一步积累了管理经验,也丰富了政策工具。外汇局将继续坚持稳中求进的总基调,一方面,深化外汇管理改革,推动金融市场双向开放,服务国家全面开放新格局。另一方面,维护外汇市场稳定,防范跨境资本流动风险,保障外汇储备安全、流动、保值增值,维护国家经济金融安全。